【韩张82日】知乎体 - 你身边有哪些特别甜的cp

每次写校园相关都感觉是某种意义上的旧壶装新酒……写得不好,随便看看吧。

以及看完了不要问我这个故事发生在几几年就好(。

================

关键词 -- 薄荷,找塞班,大刀

================

    谢邀。害,说起来认识这两人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但是一看到这标题我第一反应那必须还得是他们两啊???
废话不多说下面开始唠嗑。
    我是在我们学校开学的orientation上认识这两人的。当时我特傻逼地在学校里疯狂迷路并转圈,好不容易碰到Z一个亚洲面孔才敢上前问路,他人特别nice地把我带到了会场。我一开始看他那么淡定还以为是学长,没想到等orientation开始了才发现他也是跟我一届的新生。我这人间歇性社恐,orientation的时候指导老师要求大家互相交流认识新朋友,我怂得立刻就奔他那去了。

    于是就顺带认识了站在Z旁边的H。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两是一对,因为Z是这么跟我介绍H的——“这是H。H,这是XXX”

    就这,没了。这我不知道真的不能怪我。

    而且H 这人吧长得有点凶——有多凶呢,打个比方要是放一曲无间道的BGM我会觉得他下一秒会抽出一把大刀开始砍人——我当时本来就被迫社交怂得精神脆弱,被他那副鬼见愁一样的尊容吓得连事先背过的net working三板斧全忘了,脱口而出一句:“你好你好怎么你prefer被叫 last name吗?”

    对,Z跟我介绍H的时候用的是H的全名,但是他看着H叫他的时候只叫了他的姓。说完我就后悔了,人明显关系不一样我问这么傻缺的问题干嘛。

    H表情有点诡异,看上去更狰狞了。(后来我们玩熟了我才知道他当时是想笑)

    Z倒是真的笑了。他人长得挺好看,而且有一种很温润的气质,笑起来特别温柔:“不算是吧,你可以叫他的first name。”

    我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个last name属于是他两之间的专属称呼(有故事的那种),但是这么没脑子地赶上去问的真我是第一个。我靠,问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可能我这么写着大家觉得没什么,但是他俩对话的时候那种特殊的气场,尤其是看对方的眼神真的很,不,一,样。

    但是我当时超天真啊,我以为他两就是“高中同学加特好的朋友大学考到了同一所学校所以还住同一个寝室的室友”。(我们学校的寝室是两人制可以自己申请当对方室友那种)以至于H有一次可能是头天晚上没睡好还是怎么中间休息的时候他直接把头搁在Z肩膀上睡着了我还在那感叹“害你两关系真好。”(Z当时那个笑真是无奈且意味深长……奈何我实在是瞎)

    然而,我这么迟钝的人,orientation连着跟他们玩耍了快两周也还是觉出不对劲了。起因是Z有一次去买水的时候有同组的另一个女生过来跟我搭话,话没过两句就开始跟我咬耳朵打听Z有没有对象。我脑子里完全没这根筋当场懵逼说我不知道啊。当时H也在,听到这话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给那一眼吓得……说实话我当时是真有点怕他。接着那女生就拉着我让我把Z的微信给她,我总觉得这路数哪里不对就推脱说他马上回来了不然你直接问他好了,然后就听H很冷静地说了一句:“他有对象。”

    我估计那女生也有点怕他,听到他突然搭话我们俩都吓了一跳,那女生尴尬地笑了两声就跑了。正好这时候Z拿着水回来了,看了我一眼就问怎么了。

    我当时表情肯定特别诡异,但是我心里猜的是H是不是暗恋那女生,那这就是“我喜欢的女生喜欢上了我的好兄弟”的狗血戏码那我肯定不敢讲话啊。只能干笑。没想到H特别淡定,说刚刚有个女生过来想要你微信,还问你有没有对象。我:?????好像跟我以为的剧本不一样。Z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那你怎么说的。”H哼了一声:“当然是实话实说。”Z笑着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眼睛里的光快要溢出来,竟然还有点宠溺的意味。

    我再迟钝也看出好像哪里不对了,但是我还是只敢在逮着Z落单的时候八卦,啊呸,了解事情真相:“你对象在这边吗?”

    Z看了我一眼:“你认识。”

    我:????when where who  我是条失去记忆的金鱼吗。

    “喏,在你身后呢。”我猛地一回头,看到H拎着Z的书包,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哈欠,看着这边做了一个点手腕的动作。

    我:????!!!!

    “他是我男朋友。”Z 说,“我们先走了,明天见。”
以上就是我怎么搞清楚他俩是一窝的。自从我搞清楚这个正确的打开方式我的狗眼再也没好过。

    大一通识课是混着专业上的,HZ这两居然又跟我分到了同一个化学sec。有一次课上分一小袋化学样品让大家传递着感受那个发热反应,传到我们这边之后H默不作声地从包里摸出一小盒免洗酒精,Z很自然地摊开手让他在手心里挤了一点,然后还问我要不要。他们两的动作实在太顺其自然,我完全没反应过来:“啊?为啥。”

    Z:“太多人摸过了,有点脏。”

    我:……惭愧,惭愧,你两真是步调一致地深谋远虑。


    差不多整个学期我一路被各种他俩各种谜之操作闪过来的。虽然其实说实话吧他们特别低调,不要说公众场所腻歪了,我都没见过他俩拉过手,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们在各种小细节里无情地塞我一嘴狗粮。Z是那种做事很严谨的人(有次Lab他跟TA说有道题出题不严谨应该设成多选题,H就在旁边抱着个手臂看着他笑),而且时间卡得特别一成不变,永远上课前二十分钟到教室,永远坐在第一排从左往右第五个位置上。(我闲的没事干卡过表,前后误差不超过半分钟,我有理由怀疑他的时间表是按秒记的)唯一会出现变动的是考试时间——三次midterm一次final,他交卷离开的时间都不一样。

    说到考试,这俩每次考试还打赌,据说是从他们高中起那会就延下来的习惯,谁分低谁请客。本学渣非常委婉地表达了一下“可拉倒当我没看见你俩前两次都半小时内交卷还都拿的满分吗这种难度放你们这有什么好赌的”的酸及怨念,结果H把卷子一摊指着角落写的时间说对啊所以我们还比谁先交卷。

    我:?敢情每次考试都是你们的娱乐时间是吗?


    大二的时候Z都去了数学中心当tutor,本菜鸡当时不幸被Calc2折磨得欲仙欲死三天两头往数学中心跑求大腿,结果就在那里被迫继续吃狗粮。Z 讲题目逻辑很清晰,人又很耐心,免不了圈了一波粉。我经常听到有女生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说哎哎你看就是那个穿白衬衫的中国男生,他是不是特别帅。

    然后百分之七十的情况下另一个人会感叹“哎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我每次听到这种对话都眼皮狂跳,心说他虽然没有女朋友可是他有男朋友啊!还是各种意义上都很能打的那种。

    但是后来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估计是动了真心了,雷打不动地守在数学中心蹲Z的shift,非常大胆且直白地盯着他看,但是也不做其他出格的举动,所以也不好赶她走。那姑娘连续打卡了一个月之后我都看不下去了,跟Z说要不你让你家塞班来一趟得了。

    Z估计平时不看抖音小视频,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我简单跟他科普了一下找塞班的梗,然后说下周就情人节了你再不做点什么她八成会跑数学中心来跟你高调告白。Z 挺无奈的,说行吧,也确实该了结了。

    万万没想到那姑娘都没等到情人节,没过两天她买了一杯星巴克当季出的限时情人节特饮,跑到数学中心就搁在Z面前了:“我买错了,你能不能帮我喝掉?”

    我当时正在夹着尾巴虚心听Z讲一道triple integration,闻言吓得笔都掉了。Z愣了几秒,说谢谢,不过我不喝饮料。那女生挑了挑眉,说行,那我能不能加一下你的微信?

    当天坐附近的有好几个中国人,听了这番对话都开始起哄。其实在这里找中国tutor加个微信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但这番语境下显然“加微信”不再等于“大佬求让我抱个大腿”。我本来以为Z会拒绝或者直接说他有对象,但是Z摸了下口袋说抱歉啊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麻烦你留一下你的微信号,我待会充完电了加你。

    等那姑娘走了以后我压低声音问Z说你想干啥?Z把那张写了微信号的纸条收起来,无奈地笑了笑说我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她啊,这不是给人难堪吗。

    我脑子里转了两圈他的意思,突然对这哥们肃然起敬。

    后来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事的我也不太清楚了,不过那姑娘再没来过数学中心。倒是真到情人节那天的时候H来了一趟,给Z带了一杯星巴克的情人节特饮,吸管口还插了一朵嚣张的玫瑰花。他明目张胆地端着饮料站在人来人往的数学中心门口,等着他讲完题了过来拿。

    有几个女生在我旁边咬耳朵:“哎你看那个男生好酷啊!哇还有玫瑰,是不是在等他女朋友,是谁啊。”

    阿弥陀佛。我心一横,戳了一下正在黑板上写公式的Z的胳膊。

    “你家塞班来了。”


    这应该是我印象里唯一一次他俩当众秀恩爱,成功闪瞎数学中心众人的狗眼。说实话也挺无奈的,因为我后来听H说Z确实不喝饮料,连茶都只喝薄荷茶,更不要提甜得腻人的特饮。那次有一半原因是形势所迫。

    “所以我特意买了个最小杯,你看他是不是就象征性喝了两口。”

    我看向Z:可我记得你喝完了啊??

    Z说是啊,几年也不一定轮得到一次,不喝完总感觉有点可惜。

    H:你认真的?认真的话我下次还给你买啊?

    Z:认真的,但是你下次买薄荷茶行吗。
    我:虽然很感动但是想退出群聊

    差不多说到这里吧。大三之后我就没再跑数学中心了,跟他们也渐渐淡了联系。说实话能认识这两人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哎看着他们我又相信爱情了。(抱着狗粮大哭

===============第二次更新分割线==================

没想到都这么久了这条还有人回复。那更个后续吧,他俩领证了。其实蛮早之前他俩就说过肯定会领,但还是希望能在自己的祖国领。现在好不容易咱们这承认同性婚姻合法了他俩才去领了证。说实话都毕业这么久了,我也是没想到还能再听到他俩的消息。他们好像也不准备办什么酒席搞什么仪式,只是通知了几个朋友。我寻思着要不把这份答案的链接发给他们勉强充个贺礼吧,也算是一份回忆。
知道你们俩会百年好合的我就不祝了(狗头),祝你俩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吧。


【完】


简中可以流浪我CP不可以!

评论(6)
热度(8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